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 特效药
    白胜云要走,省厅的领导不敢留,虽然白胜云只是拿到了一个半成品,但环链酶o号这种东西,在专家学者们尽力简单化的解释下,省厅来人还是明白了,攻克癌细胞扩散再生难题,这个白博士是要逆天啊。

     逆天不逆天的都是后话了,走了一批人,剩下的人则更加焦急了,原本等着看笑话的一大帮子专家们现在真是坐立难安了,根治糖尿病的神药真的会被这两个看起来不靠谱的小年轻给捣鼓出来吗?

     十一个小时,是一个冗长的等待过程,可围在制药厂实验室门外的人们却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吃饭吗,不吃,喝水吗,不喝,抽烟吗,不抽,大家就跟成仙的怪人一般,在烦躁和焦虑中等来了那道门的第二次开启。

     “关博士!”

     梁市长一下子从凳子上蹿起来,迎向不断用双手揉眼睛的关玉涛,关玉涛的形象比白胜云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脸瓦灰一般的颜色,套在衣服外的白大褂上沾满了各种色彩的试剂污渍,他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脱下白大褂,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个蓝色的无菌瓶,里面晃荡着的药剂在众人的目光中变得如此的可爱和珍贵。

     “关博士,你成功了?”

     周绍全双目凝视着他手中的瓶子,一脸关切地问,关玉涛把两个小瓶子托在掌中,对一旁兴奋的梁市长说:

     “麻烦给安排个车,去专区医院行吗?”

     “好的。”

     “哎,关博士,我觉得还是先要对试剂进行检验,才能投入到试验阶段!”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能获取第一手资料的机会,周绍全也顾不得什么面子、身份、地位了,伸手想要拦下关玉涛,关玉涛把两个瓶子往身上一揣,神色颇为委顿地说:

     “放心,周博士,我对自己有信心,而且,我的试验对象是我的外婆,你认为我会拿我家人的性命开玩笑吗?”

     “可是无论怎么说,这种没有通过药监局认可的新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使用在患者身上的!”

     周绍全祭起了药监局的大旗,的确,关玉涛没有行医资格证,也没有药剂师资格证,更加没有药物生产许可证,他明的新药哪怕明摆着是救命仙丹,没有走正规的渠道来上那么一遭,也是违法的。

     法律摆在面前,梁市长也不好吭声了,只能一脸怨毒地瞪着周绍全。

     不过,关玉涛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他本来就不是为了靠着所谓的神药赚钱来的,相对于他的大计划来说,名气比什么利益都更加重要。

     在周绍全一脸阴谋得逞的注视中,关玉涛闭上有些酸疼的眼睛,说:

     “我已经在网上公布了环链酶o号的分子式,嗯,就在世界医学论坛上,另外,对于汉安一号缓释剂,二号阻隔剂的分子式,我会在三日后放出。”

     “。。。。。。”

     关玉涛接连抛出的两个炸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虽然说现在药品的分子式和合成路径、生产工艺、辅料越来越透明化,而且也有专利权的保护,但那只是针对常用药和非处方药,而一些疗效强大的特效药哪个国家不敝帚自珍,更况像神药这种东西,哪怕是分子式也应该属于严格保密范畴,你却要公开,公开个毛线啊,钱多的不消化了吗?就算你钱多的不消化了,有考虑到国家利益吗?还有一点爱国的情怀没有?

     “关博士,我觉得你要考虑考虑这件事的后果,虽然这只是你私人的成果,但事实上,在很大一定程度上牵扯到了国家利益,并非。。。。。。”

     “需要我给你背一遍希波克拉底誓言吗?”

     “关博士!这不是儿戏!”

     周绍全怒了,你把手中的药剂当做什么了,你做出来的好玩的玩具吗?那可是关系到千万人切身利益的东西,有多少人会为了得到它而不择手段,又有多少人会因为那诱人的利益而死去活来?如果这一切都被关玉涛公之于众的话,那利益就不能称其为利益了,那些巨大利益在眼前转瞬即逝的人,无论黑的白的,公的母的,又该如何怨恨像关玉涛这样的“圣人”?

     想当圣人就要破坏游戏规则,不想好好玩游戏的人,往往很难在充满竞争的社会中生存下去。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把分子式公布出来,让大家一起来研究嘛,哦,对了,你们一起来吗?”

     关玉涛已经坐进了黑色轿车里,他懒得搭理周绍全的意见,拍了拍市长御用司机的座椅,示意前往汉安专区医院。

     汉安市专区医院是汉安医疗设施最齐全,业务水平最高,收费也最贵的,不过条件嘛,自然也是最好的。

     14楼的糖尿病人专科里,几个大爷大妈正围成一桌打麻将,尽管已经病入膏肓,但他们仍然没有放弃蜀省人的传统娱乐方式,悠然自得地打着吊瓶搬着长城,人生在世,不就是苦中作乐吗?

     “那就是17床的病人,李水仙。”

     一大群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们簇拥着关玉涛来到了一桌麻将桌前,关玉涛看着披头散坐在那里打麻将的外婆,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哟,涛子,你咋来了?”

     “外婆,最近过的怎么样?”

     “能怎么样?还不是老样子,拖着呗。。。。。。这些人是?”

     “哦,都是朋友,刚巧碰到一款治疗糖尿病的特效药,就跟着过来看看疗效。”

     一层楼的病患原本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人给震慑住了,在他们身上,有着那种长居高位的气势,原本保持缄默的群体在听到关玉涛口中的特效药后突然就来了精神,被病魔长期折磨的糖尿病患者们,对所谓的特效药是十分敏感的,尤其是最近网上疯传的阿三哥不承认专利,疯狂仿制达国家特效药的消息,让患者们难免有点心理不平衡。

     “特效药,又是特效药,李太婆,你可真是有个好外孙,能给你弄来国外的特效药啊!”

     有人嫉妒地小声嘀咕了一下,让内心一直纠结着的梁市长面上不喜,他为了这款特效药可是和省里、部里撕破了脸皮,现在看关玉涛的意思恐怕还落不下多少好处,心中憋闷,当下也不顾身份,张口就来:

     “这位先生,这两款特效药不是国外的,而是我们汉安人自主研的能够根治糖尿病的汉安1号和汉安2号,所以,不要妄自菲薄,咱们华夏人也是能开出自己的特效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