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见面礼
    救护车沿着土路开了六七公里,直接开进了一间路边的废弃厂房里,两个穿着皮夹克的大汉守在里面,见车门打开,上前将绑在担架上的关玉涛推了下来,医生冲司机打了声招呼,救护车便从厂房的另一头开了出去。

     蓝衫大汉将关玉涛推到一个废弃的货运电梯门口,按下按钮,不一会儿就通过货运电梯将关玉涛运送到了一个地下室,关玉涛睁开眼睛打量着这间地下室,天花板上吊着三盏死乞白赖的白炽灯,整个空间非常空旷,墙角放着一张席梦思和几根烂凳子,一张烂沙上做着一个罩在烟雾里的人,他身后站了好几个黑影,那人站起来鼓掌道:

     “欢迎大财主。”

     蓝衫大汉将关玉涛往中间一放,转身走掉了,那个医生走到关玉涛身旁,从包里摸出手术刀、匕、尖嘴钳、老虎钳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工具,一边掏还一边笑着说:

     “哥们儿,老实点把卡吐出来,免得皮肉受苦。”

     不知为何,刚才医生还一口家乡话,现在又变成了标准的普通话,但那帮地痞流氓还真吃这套,丝毫不觉得这个医生有点假吗?

     “就是,我们只是求财不要你的命。”

     烟雾里的人走过来,是个光头,看模样差不多也就四十郎当岁,满脸横肉,脸皮油得亮,典型的酒肉人生,吃多了把油都反馈出来了的表现。

     关玉涛试着动了动手腕,现全身肌肉僵硬地动不了,动不了他就不能使用系统空间,不能使用系统空间接下来就悲催了。

     “既然哥们儿不怕我们,那我就开始动手了,哦,对了,给你松松劲儿先。”

     医生在关玉涛的脖子上扎了一针,那种僵硬麻痹的感觉瞬间从他的头部消失,他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嘴里蹦出了几个无意义的字:

     “喂。。。。。。啊。。。。。。”

     关玉涛还没有来得及调整自己的声带,就觉得左手小指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冷汗一下子就从额头窜出来,医生笑嘻嘻地将一片血肉模糊的指甲放在他眼前晃悠着。

     “不急,咱们慢慢来。”

     关玉涛脸色青,看着医生手里不断开合的尖嘴钳,关玉涛眼睛都直了。

     “系统,我今天啊,恐怕要往黄泉路上走一遭了,我看了这些混社会的脸,他们随便怎样都不可能放过我的。”

     “啊。。。。。。。够日的王八羔子!”

     关玉涛的吼叫声在地下室里回转,医生将无名指的指甲放在小指指甲的旁边,一脸得意地冲着关玉涛笑道:

     “哥们儿很硬气哦,看来也是练过的吧?不过你放心,在我手上就是铁人我也得把他化了。”

     “使用者,请进入训练空间。”

     系统的回答如同天籁之音,关玉涛连忙在心中默念进入训练空间,一阵场景转换,他来到了一个摆满各种器械的练功房里,而他身前站着十个肤色各异的人,人人脸上都带着紧张的情绪,一个年近四十的白人先上前来,一把抓住关玉涛的胳膊就说:

     “我教你杀搏击术,活学活用,记住你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可以作为武器,包括你的额头、牙齿、各种关节。。。。。。”

     关玉涛被白人摆弄来摆弄去,被逼与白人搭手过招,白人的招式非常凶狠,关玉涛被他挨着就伤碰着就死,就在他死去活来地被虐了千百遍之后,所有的痛楚竟然奇迹般的减轻了,身体好似已经不是他的身体,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以命搏命,尽管他还是无法伤着白人,但他不惜身体亡命的打法也渐渐让白人眼里出现了一丝赞许。

     “好,你已经有了一些面对死亡的体悟,换人!”

     一个华人走了过来,伸出一根手指对关玉涛说:

     “依你目前的情况,可以成铁指一段。”

     一个米袋凭空出现在两人中间,那人用食指朝着米袋一戳,一个窟窿眼便出现在上面,米粒哗啦啦地涌出,那人用手一抚,米袋又完好如初。

     “全神贯注,提气聚力,一往无前,注意配合呼吸,一吸为预备式,一呼为击打式,在无法以地借力的情况下,你只能靠自身全部的肌肉、骨骼来实现杀伤,开始!”

     关玉涛现在已经顾不得疼痛了,反正手指头戳烂了可以回复,于是像疯了一般开始插米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骨折了不下百次的手终于可以一下戳开米袋了,那个华人点了点头,伸手一招,一个灌满黄豆的袋子又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就在他还要示范一番的时候,一阵机械声响起:

     “警告,使用者生命体征下降到危险值,请立即离开训练空间。”

     那人有些可惜地朝关玉涛说:

     “外练筋骨皮,记住,如果你能生还,需将技法在现实中进行练习巩固,系统的成教程只能保证你一时的巅峰状态,不持之以恒你依旧无法达到空间中的境界,还有,药物的辅助作用至关重要,系统会提供一份药物配置方法和清单。。。。。。”

     那人还没有说完,场景一黑,关玉涛从现实中醒过来,疼痛已经消失了,他全身都是麻木的,毫无知觉。

     “强化训练3结束,东方系统初级权限开启,预计开启时间3o分钟。”

     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还有活的希望吗?

     “厉害!”

     医生用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将钳子放下,十片指甲整整齐齐地铺开来,可除了前两次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后,这个年轻的美男子就紧闭双目,一声不吭地忍受了接下来的八次酷刑。

     医生本来以为他痛晕过去了,结果他每拔一根指甲,关玉涛就喊一声:

     “来啊,瓜娃子,弄不死老子,老子弄死你们!”

     弄得医生非常恼火,到后面他越拔越慢,还不断用言语挑拨他,可对方来来回回都是那么有铿锵的“来啊!”嘴里没有蹦出半个求饶来。

     那边的老大和手下们身上已经感到了一阵寒意,这种酷刑他们看过很多次,再牛逼的人也撑不过三指之痛,今天他们算是长见识了,这个财主可是十指全拔,一下比一下狠,可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这心是水泥的吗?

     “老大,他不是普通人哦?”

     “哟,想不到还是个硬骨头,医生,你这么温柔干什么,我请你来可不是让你和他谈天说地来了,还不上大刑。”

     “不能再整了,再整就整死了,猪儿粑,去弄点纱布绷带来。”

     不得不说,医生的手法很专业,他为关玉涛清创后将他的手指头全部包好,然后脸上带着一丝佩服对他说:

     “哥们儿够狠,有没有什么要求?”

     关玉涛其实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不过在饥饿感的逼迫下说了一句:

     “吃饭,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