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奔涌中的人们
    两辆山地摩托车从路旁的一家五金店冲出来,关玉涛打头,背后绑着李智,身前绑着高进虎,赵无极老太太跟在后面,小女孩也被她绑在了背上,这样做,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他们的安全。

     “绕过去?”

     “好!”

     不得不说,老太太高的摩托车技巧令关玉涛再次刷新了他对赵无极这三个霸气侧漏名字的认知,当他偷偷摸摸地在五金店刷出摩托车后,老太太一眼看见那轱辘占了整个车体一般的摩托车就双眼放光,大吹特吹自己当年靠着一辆嘉陵125就横行蜀南的逸闻趣事。

     在浸透血液的地面上躲避那些东奔西走的丧尸,这不得不说是一项考验,的亏这两辆山地摩托车抓地力过硬,功率也够逮,嗡嗡嗡地就从爬起来围追堵截的丧尸中穿梭过去,以12o的度敞开了跑,瞬间就让丧尸跟在屁股后面吃土。

     两辆摩托车在凉高山里穿梭,从难民区到政府大院只有短短的一公里多一点路程,可这么短的距离也让他们费劲了心思,直走肯定不行,那些幸存者们为了逃命,第一时间都朝着军队把守的地方冲了过去,最短路线上堆满了车辆、死人、活死人和还在奔逃的活人,他们只能绕路,从凉高山的外围绕着城墙边过去。

     “救命,救命啊!”

     有人现了他们的摩托车,拉开窗户,或者直接跑出来拦路,对于那些在楼上呼救的,关玉涛一律不予理睬,而对于那些不知死活妄图用手中的冷兵器拦下他们的崽儿,一律赏他们一颗规格为9毫米的花生米吃。

     “嘎吱!”

     摩托车刹住,关玉涛看着人去楼空火光绚烂变成了丧尸乐园的政府大院,调头就对赵无极喊道:

     “去北出口,他们应该炸开了北出口!咱们快一点!”

     “我带路!”

     两辆摩托车在充斥着哀嚎、嘶喊、吼叫、哭泣的镇子中央穿梭着,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所谓的北出口,那里的城墙,的确被工兵炸开了一条十米宽的地带,可是,那在出口外耸动的人头算什么事?

     那些被爆炸引过来的丧尸们都是来自于盐井市的,他们和凉高山里的丧尸不一样,那些萌新有着丰富的粮食储备可以消耗,可他们这些饿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丧尸们,更加狂躁,更加迅捷,更加具有攻击性。

     在夜色下,他们的眼珠子都泛红光,虽然有一部分被突围的军队吸引走了,可剩下的,更专注于凉高山这个肉品仓库。

     摩托车上的五个人都无话可说,那群眼中透着红光的丧尸们正在围攻缺口旁的一栋看起来很像邮局的五层楼建筑,邮局外乱七八糟地停放着各种车辆,看来,那些想要逃走的人没有跟上军队的步伐,被困在这里了。【ㄨ】

     “咱们,能过去吗?”

     李智信心不足地问道,这算是死地了吧?关玉涛咽了口唾沫,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也估计不足啊,咋破?

     “嘟嘟嘟!”

     一辆翻斗车打着大灯在后方出现,两辆摩托车连忙让到路边,体型硕大的翻斗车以一个不算快的度从他们身边开过,丁艳玲略微有点嚣张的脸出现在落下的车窗前。

     “哟,这不是那位翱翔在天际的飞哥吗,怎么,不飞了,开始玩儿捆绑了?咋的了,过不去了,你不是会飞吗,你不是会装逼吗,你再飞啊?啧啧,看看前方,也不就丧尸吗?翅膀一展,你就跨越尸群了。”

     “丁姐,救我们!”

     “求我啊,姓关的,你跪下求我就救你们!”

     丁艳玲扭曲的心态表露无遗,她好不容易在冲击波中保存了这辆翻斗车,靠着耐性,压着邪火,碾压了不知道多少丧尸才冲到了西入口,好说歹说才让守卫打开了铁门,进来后,连屁股都没坐热就碰上了丧尸爆这样的破事,她又不得不开着车,朝着北入口而来。

     “你能过得去吗?那些东西可不像咱们这儿的丧尸,数量如此庞大,你有信心能冲出去?”

     翻斗车自重2o吨,每只丧尸的推力按照2oo公斤计算,1oo只丧尸就能把它给掀翻,就算翻斗车自身有把八缸动机作为强大动力,但关键在于,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力怎么算,碾压丧尸后造成的正面和地面阻力怎么算?

     1oo只搞不定你,2oo只呢,5oo只呢,1ooo只呢?

     “切,死到临头还不求饶,姓关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好了好了,快去吧,你再不去那些家伙就该过来了,进击吧少女,你一定会成功的,人生的彼岸在向你招手,好运与你同在!”

     不知为何,越是生这种被逼到死角的情况,关玉涛的嘴也越欠揍,说的丁艳玲都别噎着了。

     “你。。。。。。”

     沉默,丁艳玲并没有傻乎乎地冲过去,她这个人,不冷血,也不是很记仇,关键是关玉涛这个家伙一点都不服软让她心里非常难受,这个该死的男人在盐井摆了自己一道,差点就把自己给坑死在里面,现在反而一点悔悟的心都没有,简直就是。。。。。。

     “上来吧!混蛋!”

     呃,李智也搞不懂丁艳玲为何就网开一面了,难道说。。。。。。李智狐疑地在关玉涛和丁艳玲之间扫来扫去,凭借她女人的直觉,她确定,丁艳玲对关玉涛怀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取掉绳索,关玉涛把两辆摩托车扛上了翻斗车的斗子,丁艳玲通过后视镜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个男人,力量不是一般的大,2oo斤左右的摩托车说扛就能扛,这有点越常人的节奏啊。

     “哐。”

     “你干啥?”

     关玉涛拉开车门,冲黛眉微皱的丁艳玲摆了摆手。

     “坐副驾驶去,我来开。”

     “凭什么?这是我的车。”

     “这么说吧,我怕你不够残忍,反害了大家的性命。”

     “残忍。。。。。。那好吧,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残忍。”

     丁艳玲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绑好安全带,一脸戏谑地注视着关玉涛麻溜地挂挡,然后,翻斗车在他的操作下开始朝后退去。

     “倒车,你想干嘛去?”

     “你真以为我会傻得冒泡去冲尸群啊,坐稳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