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八章 门失效
    让大家分了食物,藏起来,藏好,以免被张西海那些人发现,偷偷地带回自己的房间内,等到晚上来电的时候再吃。

     为什么要等来电?

     当李智把关玉涛递过来的烧水壶和一大瓶农夫山泉揣进背包的时候,手都开始乱抖了,土豪的世界她根本就不懂,在末世中,哪里有搜集烧水壶的土豪!

     关玉涛很想告诉她,有的,那个看起来清正廉明的包三元楼长就是一个隐形土豪,早上去领食物的时候,他闻到了老小子口腔里蹿出来的速溶咖啡味,同样的,在那个姓楚的小姑娘衣服前襟上也发现了两点新鲜的咖啡渍,这说明,他们的生活绝对不似他们描述的那么凄惨。

     “虎子,慢点吃,别噎着。”

     “嗯嗯。”

     虎子贪婪地嚼着一捆双汇,这种淀粉比肉多的东西真不知道哪里美味了,关玉涛手搭在了卫生间的门上。

     “虎子,我抽根烟,别打扰我。”

     “嗯嗯。”

     一开门,信步走进去的关玉涛僵住了,他退回来,再度拉开卫生间的门,见鬼,我的第二道门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了系统,没有了答案,第二道门的消失让关玉涛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不信邪地来回开关了五次,可无论他怎么开,用何种力度开,用任何速度开,里面,都是布满灰尘的卫生间,而非他印象中的关记卤肉库房。

     “关叔,你干嘛?”

     “没事,别打扰我。”

     关玉涛走进卫生间里,关上门,靠在瓷砖墙边,点上一支烟,默默思考起来,发生了什么,难道说,东方系统的崩溃会让自己的第二道门消失?那么,自己就得想办法回12区了。

     现在,现在不行,大白天的,太引人注目了,晚上,等到晚上再去。

     时间就在一根接着一根烟的消耗中缓缓过去,领过晚饭,大家又面和心不和地在餐厅用过了晚餐,等到白叛军的大喇叭宣布宵禁后,两个小时的供电才姗姗来迟,045、046、047三个房间内悄然地开始烧水泡面,为了掩盖住调味料的香气,门口都被他们用破衣服塞住了缝隙,当大家嘻嘻呼呼地吃完面条,揉着总算混了个八分饱的肚子继续享用关土豪提供的甜品时,关土豪则还在耐心地等着虎子入睡。

     “你不困吗?”

     11点了,对面的虎子就跟地滚龙一般翻来覆去了好几趟,黑夜中,关玉涛点着的烟就跟萤火虫一般闪烁个不停,他咳嗽了两声,摸了摸有点发痒的嗓子,把剩下的半根烟掐掉,不能再抽了,一天抽三包,超量了。

     “我。。。。。。我睡不着,我想妈妈爸爸。”

     关玉涛叹了口气,坐过去,拍着虎子的背脊说:

     “坚强一点,小男子汉,你的父亲母亲把生的希望给了你,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活,而是肩负着你父母的希望在活。”

     “关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以后该干什么?”

     关玉涛一阵沉默,在关恒新的记忆碎片中,高进虎最终成为了白叛军的大BOSS,好吧,他的背后还有自己这个幕后黑手在操纵,可是,那仅仅只是关恒新的记忆罢了,为了斩断这种不断循环的怪圈,不知道“轮回”了多少圈的关恒新狠心地把他自己的存在都抹杀掉了,现在,东方系统崩溃,站在一个崭新未来面前的关玉涛,说实话,内心是有点忐忑不安的。

     我的一举一动会对未来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虎子是否还会成为那个让幸存者们闻风丧胆又咬牙切齿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将军”?自己是否又会成为那个记忆中活了百多年的“老不死”?

     谁能告诉我呢?

     没人。

     “虎子,你相信我吗?”

     高进虎坐了起来,也很黑,隔这么近也看不到对面人的表情,虎子的声音有点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因为想念父母的悲哀,总之,关玉涛觉得这小子比从盐井逃出来时成熟多了。

     “关叔,我相信你,我爸说过,如果哪一天他和妈妈都不在我身边,我会遇到一些其他的人,在和其他人交谈前,我得先观察,如果那个人面黄肌肉、走路不稳,说明他自己都吃不饱,我过去,他只会是抢我的东西,甚至可能杀了我,我。。。。。。我就得赶紧逃。”

     关玉涛翘起了嘴巴,在黑暗中听着虎子的叙述,他的父亲,高乐贤,看起来是个未雨绸缪的智者,在教导孩子末日生存之道方面,非常靠谱。

     “如果哪个人身体强壮,看上去吃的很好,但是穿的却非常肮脏,还会时不时地发出傻笑,我也得赶紧跑,因为。。。。。。因为那绝对是一个吃人的怪物。”

     “如果还有人吃得好,身上也很干净,而且一脸严肃什么的,那就尝试和他交谈,对他说,我有用,即便现在没什么大用,但我还小,我可以学,以后,我会成为那个人身边最有用的人。。。。。。哪怕是,哪怕是杀人放火,我也。。。。。。我也。。。。。。”

     “关叔,我会成为你身边最有用的人的,我保证!”

     “。。。。。。”

     这都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玉涛连忙收回对高乐贤的评价,这老爹完全就是一个功利主义者嘛,不过,情有可原,为了让孩子好好的活下去,高乐贤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嗯,你会成为我身边最有用的人的,我相信你,不过现在,好好睡觉,明天没有精神的话,我的小助手怎么开始工作呢?”

     “嗯,我马上就睡。”

     说睡就睡,关玉涛坐回自己的钢丝床上才过了不到三分钟,虎子那小子就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关玉涛呲了呲牙,走过去给他掖了掖被子,转身走进了卫生间,摸出迷彩服,战术头盔,摆弄了一下枪支,准备妥当,靠在窗户边上,左手捏着秒表,注视着外面的探照灯。

     “滴答滴答滴答。”

     时间,跳过了12点,新的一天开始了,当那道照射9区在28号和27号楼之间来回打转的探照灯再一次转向其他方向的时候,一道黑影从28号楼11层的某个窗户里蹿了出来,垫手垫脚地落在了屋外的空调外机上,手脚麻利地朝着下层的外机翻去。